www.g22.com - 天子国际网站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产品视频

欧阳娜娜、王源都在玩的 Vlog会成为下一个短视频风口吗?

时间:2019-02-06 06:34:19  来源:本站  作者:

  那个 「加油」 鹿小葵和 「蚂蚁竞走了十年了」 的欧阳娜娜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坦率有趣的元气娜比。

  不演戏的她凭借发布在今日头条上的 vlog 圈了一大波粉。她去宜家买床,在公园听爵士乐演出,去纽约看秀,去商场扫货,就像在出演一部 「真人秀」 偶像剧。

  她每一条 vlog 都是日常,每条 vlog 都有上百万的点击率,她因此被称为国内明星 vlog 第一人。

  与娜比同岁的王源,月初在忙着庆祝自己的 18 岁生日。在这个少年蜕变的重要节点,王源在微博上发布了 4 条 vlog,记录他为十八岁演唱会筹备的每个瞬间,微博因此打出了 「王源首支 vlog」 的标签。

  两位代表性的 00 后艺人,两个聚焦短视频流量红利的平台,一个在中国正兴起的全新视频形式,正在重新定义视频流量入口的新风向。

  早已在国外风靡的 vlog,是拍摄者将内容制作成具有个人特色的视频生活记录,成为了 95 后表达个性的一种新的潮流方式。在 Youtube 上,每小时就会诞生超过 2000 条 vlog 作品,vlogger 依靠广告分成的稳定变现模式也已形成。

  而在中国,vlog 还属于小圈子流行的新鲜事物,当然它在今年开始有了明显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成为 vlogger,并开始出现头部的 vlog 红人;一些平台发起 vlog 博主召集,似是要在短视频下半场中押注 vlog。

  但另一层面,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营销娱子酱(id:marketingyuzijiang)也发现:1,vlog 在中国还未实现 「汉化」,定义相对模糊;2,还未真正迎来爆发期,民众接受程度较低;3,还未有统一的行业标准,商业变现模式还不明晰。

  对此,vlog 博主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将视频拍得更具有中国风格;而平台则需要承担将 vlog 本土化的重任。

  打开 B 站搜索 vlog,你会看到上千条带有 vlog 标签的视频;在微博,开始出现一批自称 「vlogger」 的人,而张静初、何穗、瞿颖等越来越多的明星都在发 vlog。

  最近一年,越来越多的 vlog 视频出现在大众面前。这些视频以自我视角,记录自己一天的生活琐事,可以是正在做的事情,也可以是亲眼目睹的正在发生的事。

  2012 年,vlog 开始在国外兴起并逐渐流行;2015 年,vlog 在 Youtube 上井喷迎来爆发期,并开始出现一批职业 vlogger。其中最有名的是被誉为 vlog 之父的 Casey Neistat,他在 Youtube 上拥有超过 900 万的订阅者,许多人受到他的启发开始拍摄 vlog。

  2016 年,一些海外华人开始拍摄 vlog,并上传到中国的社交平台,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 @冬瓜孙东山;2017 年大量海归在中国传播 vlog,vlog 开始在小圈子中流行,并逐渐出现一些打响了名气的职业 vlogger,比如 @大概是井越和 @flypig(飞猪)。

  vlog 最初的概念是 video-log,就像写流水账日记一样,只不过是以视频的形式,因此 「日常」 是 vlog 最突出的标签;后来 log 演变成 blog(博客),对 「日常」 的要求也变高,不仅要求完整的内容故事,还有影像级的画质、流畅的剪辑以及清晰的标识如字幕、片尾等。

  因此,一个严格意义上的 vlog,更注重后期编辑性以及个人风格化。Vlogger 孙东山将其比喻为一个 「综合性的脱口秀」,他认为 vlog 是在向人们讲述一个故事,分享你对这个故事的心得或看法,通过影像将观点包装输出给观众。

  他说:「vlog 的核心在于讲好故事,这个故事的内容决定了视频的质量。国内的短视频倾向于突出形式,而 vlog 倾向于讲述故事的手法。vlog 的内容是有格调的,但也是更加接地气的东西,其讲究的是层次,是不同阶层的群体展示流行和向往的生活方式。」

  Vlogger 陈康纳也认同 vlog 的重点在于 「把故事讲清楚」,「其他短视频围绕的是内容,而 vlog 的中心是围绕着人,它强调个人性,突出人格魅力,能吸引有共鸣的人去关注你。」

  「与其他栏目化的 PGC 内容或者更短一点的表演类视频相比,vlog 更加人格化、生活化,更接地气、更真实,通过 vlog 沉淀下来的粉丝也是更认可你生活和价值观的忠实粉丝群体。」 微博用户运营总经理陈福云这样评价 vlog。

  视频剪辑工具小影 App 市场品牌总监 Kathy 也认同 vlog 更趋于真实性与自然。「相对于其他快消型的视频形式,vlog 更符合年轻人实现自我表达,追求生活品质的特性,在形式上更注重仪式感和分享性,注重传递包容性的正能量,更能拉近与观看者的距离。」

  总结起来,一些职业 vlogger 与部分行业人对 vlog 都形成了一定的共识:一是 vlog 是记录生活化的视频形式,讲究真实,无需表演;二是 vlog 更突出个人的特质,强调个人表达与生活价值观的展现。

  而在中国市场上,还没有一种视频形式如此强调调性和品质,其自然首先吸引到了一线城市的受众,而随着 vlog 潮不断上涌,许多遭遇短视频流量天花板的平台,开始将目光投向这个新鲜事物。

  现在人人都在说短视频迎来下半场,而市场上新的表达形式又不断涌现,今年有许多平台已将触角伸到 vlog,开始试探 vlog 究竟能不能成为良方解药。

  1 月,小影 app 邀请一些早期 vlogger 做论坛分享;2 月份举办大型发布会,对外宣称用社区打造 Vlog 生态圈;

  9 月,微博 Vlog 官方发出正式召集令,成为微博认证的 Vlogger 享受微博扶持,同时收回 vlog 超线 月,今日头条与欧阳娜娜联合开展首个明星 vlog 计划,并与其他多位明星进行 Vlog 接洽;

  11 月,腾讯发布短视频平台 yoo 视频,以 Vlog 和 Vstory 为主要的内容形式,同时召集 vlogger。

  「Vlog 的出现,一定会产生一批优质的博主,聚起很多个大大小小的流量池。越是年龄小的受众,越接受并了解 Vlog ,其已经成为一个年轻潮流的东西,相信会引起投资界的关注。」 微博用户运营总经理陈福云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营销娱子酱(id:marketingyuzijiang)。

  微博对外在拍摄器材和剪辑工具上寻求合作伙伴,对内更看重泛生活化的 vlog 品类,计划推出 vlog 专区,也保证认证博主优先加入微博创作者广告共享计划。@史里芬 Schlieffen 将自己感兴趣的 Vlog 题材(河北旅游视频),拍摄成了《大史记》系列,平台助推其成为了微博爆款。

  而腾讯系的资源整合能力较为突出。在月初的腾讯合作伙伴大会上,腾讯邀请了 「假笑男孩」Gavin、@王怡苏 VLOG、@大概是井越等 vlogger 进行记录;企鹅号则组织 vlogger 进行活动拍摄,比如参观成都大熊猫产房,去青岛奥帆中心体验帆船等。

  许多品牌也在谋求与 vlogger 合作。这个月中旬 LV 在上海举行《飞行、旅行、航行》专题展览,通过微博邀请到了井越和飞猪两位 vlogger 进行现场拍摄记录,并为他们提供了服饰、包包等 LV 单品。

  OPPO 为推广新机 R17 Pro 而发起的 「发现夜的美」 的营销战役,联合飞猪、井越、影视飓风、熊小默四位 vlogger 拍摄了同名广告片,飞猪还担任了这个广告片的导演,同时 OPPO 还邀请了其他 vlogger 拍摄手机测评的 vlog。

  很多迹象表明,或许 vlog 将要在中国迎来曙光。对于很多 vlogger 来说,他们相信独立内容创作者的春天即将来临,凭借 vlog,原本 UGC 领域的博主能更好地进入到 PGC 领域进行厮杀。

  娱子酱通过采访发现,被 vlogger 寄予厚望的却是 B 站。Vlog 更适合社区化,而 B 站更适合做 UGC 内容,在一定程度上,B 站已经形成 UP 主文化,UP 主之间形成联动,共同协作的模式也趋于成熟。不过 B 站的原创 vlog 氛围还未完全形成,视频搬运仍占据一大比重,而平台也未见任何扶持动作。

  事实上,一些头部 vlog 创作者即使没有入驻任何平台,其自身已经和广告商有合作,市场也在逐渐证明他们的商业价值,那么平台还有哪些担忧呢?vlog 在中国还有哪些水土不服的地方?

  「vlog 在经历自己本土化的变革和探索,国内的 vlog 还处在一个自我记录和小众消费的阶段,」 小影 app 市场品牌总监 Kathy 向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营销娱子酱(id:marketingyuzijiang)指出。

  vlog 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突破圈层,走向全民。「在中国这个多维度的市场,一方面要对用户进行‘记录生活到分享生活’的理念灌输,另一方面对用户实行包容性的引导,引导他们从消费性质聚焦到分享属性上。」 Kathy 说道。

  vlog 其实是把平凡的普通人生活中发光发热的部分展现出来,如何把无聊的一天拍摄得很精彩,从而能产生分享性,是每一个 vlogger 需要解决的问题。

  但在中国,有 50% 的 vlog 内容都是日常流水账。对于普通用户来说,他们还没有形成 「讲述故事」 的概念,而 vlog 要求的高清画质需要对专业器材的娴熟使用,要求的剪辑流畅性和一些标识的添加则需要学习掌握后期制作技巧,这些都是 vlog 天然的门槛。

  而 vlog 素有 「舶来品」 一说,其有格调的内容和强调轻奢的精神,致使现今中国大多数的 vlog 内容都带有强烈的欧美化烙印,这与中国本土特别是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消费理念匹配度差距不小,无意中也树立了参与的门槛。

  如何拍摄更具中国化的内容成为横亘在 vlogger 面前的难题。其中有一些成功的本土化案例给予了他们一点启示:比如台湾人 Alex 的 vlog 频道 「台客劇場」,就展现出了与中国大陆不同的台湾风貌;日本 PPAP 原创者市野莉佳、市野莉子,则展现了霓虹妹子代表性的可爱日常形象。

  但是不少中国内地的 vlogger 运用中国的音乐,简单粗暴地拍摄一支土味 vlog 时,最终都以惨败收场,不适感突破天际,反而落得个 「四不像」 的下场。

  要想实现全民 vlog,可能需要平台进行有意识的创作引导,使用户下沉。但平台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发现为数不多的 vlog 创作者,并培养他们。

  陈福云也表示:「绝大多数的 vlog 博主还都是个人群体,没有签约机构,微博首先要做的就是怎样让更多的人看到他们的视频,帮助他们把 vlog 分享给更多人。」

  而平台需要主攻的方向,就是要为这些 vlogger 提供利于创作的平台坏境,以及对标的消费人群,并形成生态链闭环。

  「vlog 本身的生态涉及几个部分,包括拍摄、剪辑、平台分发,」 陈福云提到,「微博上调了视频的清晰度,推出了视频专辑等功能,让 vlog 创作者及消费者都能有更好的消费体验,也更大力度地帮助优质博主找到自己的精准受众群体。」

  不过平台还需要担忧的是,这些召集或培养起来的 vlogger 是否具有足够大的商业价值,他们能否吸引到足够多的广告主。

  微博认为对于 vlogger 的运营,和以往的红人运营模式类似。「vlog 博主已经是一种职业,一些内容优质且高产的 vlog 博主,未来有可能成为职业 vlog 博主。广告、电商都是微博上很成熟的变现模式,微博会鼓励 vlog 博主去签约 MCN 机构,在内容制作和商业变现上,获得更成熟更专业的服务和指导。」

  但是,虽说变现模式有迹可循,却也还处于粗放状态,远没有直播等行业的变现模式明晰。一方面,短期内 vlogger 的数量和产出的作品质量,无法满足市场的商业化需求;另一方面,vlog 其实一种视频的呈现手法及表现形式,而不是一个视频种类,vlog 的进展可能并不能如抖音一样,迅速实现爆炸性的用户增长,以及实现对短视频行业的重新定义,标准化的变现模式还不能实现推广。

  而对于 vlogger 来说,选择哪个平台成为一大困扰。国外的 vlog 创作者,甚至是 MCN 机构,只需要吃透 Youtube 一个平台就足够了,只要将 Youtube 的标题、运营封面、热度、上传时间、算法推荐等研究透彻,就能成功打造一个高流量的创作者,并得到稳定的收入,有些创作者至今还能凭借 10 年前发布在 Youtube 上的视频拿到广告分成。

  但在中国,每一个平台都有不同的标准和体系,无论是个体博主还是 MCN 机构,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成本去研究,MCN 机构面临成本压力会要求 vlogger 尽快实现变现而进行商业化干预,但是 vlog 的拍摄本身要求弱干预性,而很少有广告客户能放弃商业定制放任其自由发挥,许多头部 vlogger 选择不签约的原因也是想摆脱控制性。

  在平台缺乏推动力的情况下,那些想依靠 vlog 赚钱的博主,远还不能看见独立内容创作的曙光,而 vlog 距离成为下一个短视频风口还有一段距离要走。

相关文章列表
    无相关信息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热点排行